十夜

大家好,這裡是十夜!直接稱呼就可以了:D!

【太中】我那該死的新室友01

【太中】我那該死的新室友01

#太中(些微與梶)

#大學生Paro#OOC、私設有   

#小學生文筆

第一章 —— 不是我不想睡,是作業讓我不能睡。

       中原中也,20歲,室內設計系二年級學生。然而身為室內設計系的他已經有五天在書桌前度過了,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短短的一個小時,休息了一下就得馬上起來繼續完成作業,此時此刻的他正拖著疲憊的身軀爬上了床,但在剛躺下不到5分鐘鬧鐘卻無情的響了起來。

   「……。」中也拿起手機瞪著正撥放著重金屬音樂的手機,恨不得把它砸爛。「啊啊、吵死了!起來了!」在床上又掙扎了會才把手機鬧鐘按掉爬起床。

   中也並沒有室友,也不住宿舍,他在學校附近租了間房子,但最近正打算考慮搬離這裡,因為房租實在是有點高,可以的話之後也會再找個室友一起分擔房租,而最近也已經聯繫好了房東,房東也說有一位叫做『津島修治』的同學也願意分擔房租,只是與自己不同學校,但這也沒甚麼差,反正能減少負擔就好了。

   離開了溫暖的被窩後來到書桌前,拿起讓自己熬了五天夜趕工的作業、包包及鑰匙後便穿好鞋子往門外走去,順手將門上了鎖後便直直的朝學校走。因為沒時間了,所以連早餐都沒有吃的打算,雖然知道這樣很不健康,但是在熬夜時實在喝了太多咖啡了,所以一點想吃東西的胃口也沒有,更何況比起餓,疲憊感還比較多。

   坐在教室裡中也認真的聽著講台上的老師講課,終於在他熬過了三節課後,想著反正下午沒課,所以打算回去好好的睡一下。但正當中也正打算轉頭離開教室回去補眠時他被同班同學梶井基次郎叫住,並且直接把人拉到教室講台前並搭著中也的肩膀談話,「中原!等等跟別校法律系的同學有一場聯誼,我們男生還有缺人,你就一起去吧?」梶井一面說著一面把玩著檸檬,拼命的說服中也陪著他一起去聯誼。

   「嘖、不要,我要回去補眠!紅葉老師的作業讓我五天沒睡了我已經快睏死了!」中也撥開梶井搭著自己的手,嫌棄的說道,聲音中透出了不少的疲憊。

   不過梶井似乎不放棄繼續纏著中也,「中原拜託了!所有人我都問過了但就還是有缺一個人…求求你!就一起去吧……你之後搬家我會去幫你搬的!」中也似乎是對梶井基次郎這種死纏爛打的方式沒轍,在他百般的糾纏後,還是點頭答應了。心想著反正只是陪著去,沒必要真的認真參與進去,只要在一旁默默的等時間結束就可以了。

   -   

         跟著梶井一起到了聯誼的場地後,中也有些意外的是在一間小酒吧,而且還是自己常來的酒吧,甚至連老闆都對自己很熟悉了。

   「啊、看來人還沒完全到齊,可能要再等一下,但先到的就先點點東西喝吧。」由於已經包下了整場,所以梶井沒甚麼好顧慮的直接對著已經到的人喊話。

   而中也也只是聳聳肩,走到吧檯跟老闆要了杯咖啡牛奶,雖然聽著很好笑,但是老闆也知道中也他所讀的系課業有的辛苦,所以只是笑笑的把中也要的東西遞給對方,並看著中也搖搖晃晃的窩到吧檯最不起眼的角落,然後一口一口的啜飲著熱熱的咖啡牛奶。

   後來又陸陸續續的來了很多人,有自己學校、自己系上的,也有另一所學校的男男女女,但中也始終縮在角落裡喝著還有一半的咖啡牛奶。

   周遭非常的嘈雜,但卻沒有人來跟中也搭話,有可能是戴著厚重的眼鏡的關係,又或者因為看起來很多天沒睡所以頭髮有些亂糟糟的,種種原因加起來讓中也的周遭透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然而中也也就這樣放空的等待時間結束他好離開這裡回去睡覺。

   發著呆時,突然有個低沉、帶有磁性的聲音打斷了他神遊--「……中也?」

   聽到自己的名字愣了愣,下意識的抬起頭,透過厚重的眼鏡看清楚對方的臉,「……。」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把自己手上的咖啡給打翻……正確來說是直接往對方身上潑過去,「太宰治!你怎麼會在這裡!」中也咬了咬牙,緊握著手中的杯子,一字一句都透出語氣中帶有滿滿的憤怒。

   「唉呀,還真的是中也啊,難怪我就想說怎麼遠遠的就看到一條蛞蝓黏在椅子上呢。」被喚為太宰治的青年勾起好看的桃花眼笑看著坐在椅子上的中也。

   「嘖、別來吵我,臭鯖魚,我不想跟你搭話。」他倆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著,讓周遭不熟他們的人都忍不住替他們緊張,深怕吵著吵著就這樣打了起來。

   太宰則一臉無所謂的無視掉中也所說的話以及周遭替他緊張的目光,他逕自拉了椅子就往中也身邊一坐,頗有就這麼賴在這裡的打算。中也見狀,實在是累的不像話也懶得再爭辯下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酒吧裡人多而不流通的空氣而被悶的還是身體疲憊,中也臉上帶著自己都沒發現的淺淺的粉色,站起身就打算去另一個角落待著,完全沒有要跟眼前的人繼續爭辯下去的意思。

   拿起咖啡牛奶剛要轉身去另一個角落的同時,太宰豪不客氣的又將人拉回座位,並且直接拿起中也那掛在鼻梁上厚重的黑框眼鏡。

   「太宰治!你他媽的是活膩了嗎!」中也不顧周遭的目光大吼著,太宰笑著看眼前的小矮子出糗,但在轉過頭去後他臉上的笑容一僵,看過來的女生們一個個臉上微微的紅著,遠處甚至聽到小小聲的尖叫說著好帥。

   眼前的中也沒了眼鏡,寶藍色的雙眼在昏暗的酒吧中就像寶石一般閃閃發光,暖橘色的髮披在肩上,再配上吧檯微黃的燈光,真的非常的好看。

   「嘖。」太宰輕輕咋舌,並且馬上把眼鏡還給中也。中也忿忿的接過眼鏡後帶上,找了角落的沙發上坐在上面,而這次太宰沒有再跟過去,而是坐在吧檯上,跟其他陸陸續續來搭訕的女生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沒了太宰騷擾的中也舒服的窩在沙發裡,繼續散發著不想讓人靠近的氣場。一會後,本身就疲憊的人側著頭靠著沙發背,眼皮漸漸的沉重起來,最後他實在敵不過熬夜五天所帶來的睏倦感,直接在酒吧角落的沙發上閉上眼睡著了。

   -   

  睡夢中,中也夢到了他跟太宰國中的那段時光。

  中也與班上的人相處情況並不融洽,雖然他很在女孩子間受歡迎,但在男孩子之間就不一樣了,中也為了避免這些麻煩的狀況,所以他並不怎麼跟班上的人交流,來交流的人也都會被他冷落、冷淡的回應打發掉,久而久之便沒有人在來找中也了,除了太宰治。而相反的,太宰在同學間相處的非常融洽,雖然他也同樣受女孩子歡迎,只是因為太宰的口才非常的好……雖然這被中也比喻成假惺惺,但同儕之間卻非常的受用,所以太宰跟班上的同學都算要好——僅僅只是表面上。

   太宰跟中也兩人的成績一直都是都並列一二,偶爾中也拿第一名;偶爾太宰拿第一名,國中這兩年以來都是這樣,他們從沒跌出一二名過。

   當時的中也就坐在太宰的隔壁,兩人的感情並沒有像現在這麼糟,也許是因為他們成績並列一二名,也有可能是因為兩人就坐在旁邊,所以他們在班上看起來就像是普通打鬧的朋友。但他們知道他們的關係是無法用『簡單』來形容的。

   起初太宰跟中也是不熟的,是某天上課時,太宰朝著中也丟了張紙條,而恰巧被丟到臉的中也正想發怒時,他看到太宰指了指自己桌上的紙條。中也低下頭把紙條打開,白紙上有著用黑色原子筆寫下、字跡工整的『放學後留下來』,看著紙條又看了看坐在旁邊的太宰滿是困惑,但太宰的臉上卻有著大大的笑容。

   放學後,中也坐在靠窗邊的桌子上等太宰打掃完,教室門被拉開的瞬間,中也回過頭環著手,「所以呢,你要說甚麼?」太宰笑了笑走過去靠近中也,「欸中也,我們當朋友吧?」

   中也先是愣了下隨後蹙起眉頭,「蛤?不要,我討厭你都來不及了,幹嘛跟你當朋友?」中也一臉莫名其妙。聽到此的太宰笑得更深,走過去坐在中也對面的桌子上開口,「那不是正好嗎,中也,我剛好也很討厭你呢!」

   看著太宰露出一邊的眼睛,中也有些了然的聳了聳肩,「嘖,隨便你。」接著他們倆人就並肩著走出了校門。

   後來他們便兩人常常一起翹課上天台,一起看漫畫,一起打電動,有的時候接吻,甚至做愛,但他們卻沒有交往,這在別人眼裡聽起來也許是荒唐的,但對他們而言這是輕鬆的,誰也沒有踰矩,誰也沒有打破這種關係,直到—— 

 

    「欸、太宰,下一節課你打算上嗎?」中也趁著下課走上天台,打開厚重、生鏽的鐵門四處看了下,不易外的看到右眼纏著繃帶的少年躺在天台的地板上曬著日光,儘管現在是冬天,但對方卻一點也不在乎似的吹著冷風。

   年少的太宰睜開眼睛看了一眼中也後又閉上,「不去,小矮人要去的話就去吧。」太宰無所謂的說著。 

  「嘖!誰是小矮人了!我這不正值發育期嘛!還會再長高的。」撇了撇嘴中也把吸管插進牛奶裡,坐在太宰旁邊一口一口的喝了起來。而一旁躺在地上的太宰抬眼看了眼坐在自己身邊的中也緩緩開口,「……中也不去上課嗎?」

   中也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躺著的太宰,「不去,怕你等等就被風吹的凍成冷凍鯖魚。」隨口扯著一個理由,繼續喝著手上的牛奶,而這時上課的鐘聲也剛好響了起來。

   兩人就這麼安靜的呆著,一個坐著一個躺著,誰也沒有開口說甚麼。沉默持續並沒有太久,太宰也許是因為覺得冷冷,所以他身手攔腰抱上身邊坐著的中也,而被抱住的中也臉上明顯的寫著厭惡,他惡狠狠的開口,「放開啊太宰,不然我就……」

   將臉埋在腰際的太宰不等中也講完話逕自悶悶的開口,「從以前就很想說了…中也你的體溫一直很高呢,抱起來很舒服,跟我不一樣。」說完太宰又蹭了蹭,對這樣的太宰,中也毫不留情的抓著太宰的外套後領,並把對方直接拉離自己的腰身。

   「嘖,少這麼黏過來了,管你體溫幾度,你就是零度的體溫也別隨便靠近我,噁心死了。」中也嫌棄道,但看到太宰的表情後又小聲的說,「…起碼你在夏天抱起來很舒服。」中也側過頭臉上的微紅藏不住,而這些全都被太宰收進眼底。

   輕笑了聲,太宰爬起來重新坐回中也身邊,並且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舔中也沾上牛奶的嘴角,「吶、中也,要不…我們在一起吧?」太宰側過頭看著瞪大眼的中也,眼底沒有一絲的玩笑。

   這次的中也沒有像當初一樣隨口答應,「喂、太宰,你今天是怎麼了…到底哪根筋不對啊?」中也皺起眉頭接著開口,「而且為什麼我要跟你在一起啊…我可討厭你討厭到不行啊。」中也並不想要打破兩人現在的這種關係,他希望就這麼維持下去。

   一旁的太宰只是笑得更深,「…開玩笑的啊,我才是呢,才不想跟討人厭又黏答答的鼻涕蟲在一起呢。」接著兩人都沒有再開口打破這沉默,而是靜靜的等待時間過了。

     後來呢,沒有後來了,太宰治隔天就轉學了,連同手機號碼、電子郵件全部都一併換掉,彷彿是再也不願意與中也聯繫一樣。

   中也自從那一次之後在班上變得更加沉默,他安靜的從國中畢業了,接著考上了高中,但是一反國中時的安靜,中也上了高中後開始打架也學會抽菸喝酒,可不管怎麼樣他的成績從來都維持在第一名這點沒有改變,所以連老師也拿中也的這些行為沒轍。在這之間中也也好幾次嘗試與太宰聯繫上,但始終都沒有辦法。最後他在大學放榜的前一天做了最後一次嘗試,但話筒那邊傳來的依舊是那高中三年聽到膩的電子女聲。

   放棄吧,中也,他是不想見你才離開的。或許當時在天台時就不應該撒謊。   

  —— 一切都都結束了。

   -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映入眼前的是自己住了一年的房間天花板。躺在床上的中也愣愣的思考,他不是在酒吧的沙發上睡的嗎?怎麼會在自己的床上?想到此,中也嚇得做起身,頭上的濕毛巾就這樣掉在手上。「咦…?毛巾?」中也疑惑的看著手中的毛巾。

   「中也,你醒了?」熟悉的聲音從一旁的窗邊傳來,太宰穿著襯衫及黑色長褲,手上拿著的是他不久前剛讀完的書,月光灑在太宰身上讓他又顯得更蒼白了點,但卻給人一種窒息的美感,不禁讓中也看得出神。「中也,我知道我很好看,但我並不喜歡被一條蛞蝓一直盯著看好嗎。」太宰忍不住輕笑出聲。

   「…誰在看你了!」黑暗中被戳破的中也臉一紅,皺著眉反駁不承認。「不對、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不是我家嗎?」中也困惑的看著太宰。

   太宰放下手中的書站起來朝中也走去,「哇,虧你還好意思這樣說,也不想想你有多重,是誰把你搬回來的。」太宰接著走到中也的床邊坐了上去,「而且你也太不愛惜自己了一點?你知道我抱你回來的時候你在發燒嗎?」

   「咦?」被太宰這麼說,中也有些困惑,「發燒?可是我沒甚麼感覺啊……。」也許是因為一直都忙於作業的關係所以沒注意到,但自己是真的沒甚麼感覺。

   坐在一旁的太宰嘆了口氣,「你還是一樣,一忙起來就不顧自己的身體。」隨後他站起身拍了拍中也,然後把人按回床上,「你休息吧,趁著還有公車我先回去了,下次我再來看看小矮子吧。」說完拿起了一旁的外套準備離開。

   「嘖,快滾,我不想再看到你,別以為我原諒你了!還有我馬上就要搬離這裡了……已經不想在跟你有任何的瓜葛了。」說完便拉了拉被子扭頭不再看太宰。

   站在門邊準備要出門的太宰回頭看了中也一眼,沒有多說甚麼,只是輕輕的把門關上,離開了這裡。

     -   

  「呼…中原啊…還有多少東西啊…」梶井基次郎跟在中也身後,今天是中也搬家的第二天,他看了看般著他的工具的梶井緩緩開口,「這是最後一批了。」聽到是最後一批時,梶井幾乎歡呼出聲,但很快的就被中也給打斷,「你等等還要幫我整理,這是你上一次抓我去聯誼跟我交換的條件,說到做到。」歡呼到一半的梶井突然又哀號了起來,中也受不了的瞪向對方,「你再吵我就把你大一時的裸照發給上次那個聯誼的與謝野。」身後的人很快的就閉上了嘴不再講半句話。

    整理完所有的東西時已經是吃晚餐的時間了,雖然聽房東說自己的室友也是在今天會搬進來,但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見到人影,原本是想著要不要等人來再出去吃飯的,但最後實在是因為累了一天肚子餓了,所以抓著鑰匙就跟梶井一起出去吃飯了。

   等吃完晚餐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的事情了,告別了梶井後便起身往新家走,走到樓下時,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房間的情況,發現燈是開著的,想著應該是室友到了吧。

   想到此,中也加快了腳步走上樓,打開門的瞬間發現有一些行李被堆在門口的玄關,中也下意識的朝裡面喊,「您好,我是中原中也,津島…同學請多指教了。」中也禮貌的開口,而裡頭則傳來了一些聲音,像是把重物放下的聲音,接著那人走了出來——  

    ——「啊、中也,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啦!」太宰治從房間走了出來,笑臉盈盈的看著眼前傻掉的人。

  「太——宰——治——!」

               -FIN-

                                 

以上還希望大家會喜歡><!

因為真的很少再寫文章所以如果有甚麼不順的可以跟我說QQ!

然後是真的很少再寫文所以速度也快不起來這點對不起(?)

還有這一篇其實是之前自己私底下塗鴉畫過的小雜圖(?)

中也是室內設計系的學生,而太宰是別校法律系的學生這樣

總而言之還請各位多指教><!

评论(9)

热度(75)